家居百科

|谢静 图|景逸雕塑工作室

?

因热爱机械,崇尚环保,一次聚会上,陈海军、柳震洋、许高鹏坐到一起谈起了用废旧钢铁制作工艺品的话题。在这之后,辞职、进疆、成立工作室,3人抱着“有的事就得趁年轻”的心态,开始了他们的钢铁故事

?

三个文艺打铁匠


在新疆昌吉呼图壁县五工台镇有这样一个“农家院子”,常常都能听见敲击、切割金属的声音。自从2014年9月,陈海军、柳震洋、许高鹏将刚成立3个月的工作室搬进这个新场地后,这样的声响就从来没有间断过。说是“农家院子”,这里其实是一占地1400平米的厂房只是除了钢铁工艺品的创作,三兄弟还会在里边种点蔬菜,养几只鸡,颇有世外桃源的感觉。


谈及产生用废铁制作工艺品的创意来源时,这三条汉子异口同声地回答:“为了重温童年。”的确,哪个男孩的童年没有过英雄梦哪条汉子的青葱岁月没沉迷过钢铁的坚硬感?


在聚集之前,许高鹏说他的生活就是按部就班。今年29岁的大学的是广告设计毕业后在一家事业单位做了秘书。虽说平日里喜欢做一些与生活紧密相关的手工玩意,但平淡的生活始终无法安下心来在一次装修酒吧的过程中许高鹏与陈海军柳震洋相识,让找到了未来的方向



接触的时间长了,三兄弟慢慢熟络起来,也发现了相互之间有很多共同点:他们都认为生活总得有理想才更有意义他们都喜欢《变形金刚》,对于将变废为宝的环保理念一拍即合;他们都觉得“有的事情就得趁年轻”。于是,说干就干,三兄弟分别湖南、广州、北京工作辞去原本的工作来到新疆,开始了整日泡在废品站报废车车场的日子。为何选址在呼图壁?许高鹏说:“我的家就在这里。一开始我们心里都没底,为了减轻资金压力,就选择了在自己家乡开始”就在这个略显简陋的环境中,三兄弟义无反顾地走上了文艺打铁匠这条路。

?废铜烂铁变身钢铁动物园


工作室的院落里随处可见废弃的汽车油泵、摩托车链条钢板这些世人眼中的废物,在兄弟们的眼里却是放错地方的财富


创作初期,为了搜集这些“财富”,兄弟3人几乎走遍了昌吉周边的废品回收站,以每千克1.5元的价格收购吨废铁与报废的汽车零件来的材料,第一步就是拆解,包括汽车的发动机、变速箱等设备,全部拆解成零件,再进行统一处理。先用火烧后除去表面油污,用钢刷进行打磨总之就是要将零件变干净变好看在创作需要使用。



兄弟3人都喜欢《变形金刚》,但他们的第一件作品却没有模仿汽车人,而是做了两头大象,分别高2.8米和1.2米,历时两个月打造完成,取名为《吉象》。虽是废旧零件制造,但做工却毫不含糊,大象会眨眼睛、会摆动尾巴,每个关节都可以动起来甚至连皮肤纹理也处理得细致入微。“我把作品照片发在微信朋友圈后,没过几天居然接到了求购电话。”许高鹏说,本想展示一下技能,没想到却淘到了第一桶金,两只大象共售出18万元。


在这之后,大到“伊犁马”“金属豹”“拓荒牛”,小到蜻蜓”“蝎子”“大兜虫,工作室俨然变成了一钢铁动物园。为了打造这些钢铁动物,兄弟们煞费苦心。许高鹏说:为了尽可能创造视觉美感必须要根据动物的外形、关节等每一处细节去找合适的零件。现在我们有30多吨材料,有时为了找到一颗螺丝或者一个齿轮,要翻找数吨废铁。不过,辛苦之后也有额外福利,兄弟们的手臂肌肉也练得一级棒。


找到了零件,却并不代表接下来的制作过程就会轻松多少顺利。“有些齿轮并不是常规的钢铁材质,在焊接的时候常常会出现断焊、裂焊的情况所以我们需要在齿轮上打孔,再配上螺丝进行焊接。



不过,更大的困难却来自于外界的“刁难”。因为得知了这些钢铁作品的售价后工作室附近废品回收站便开始疯狂涨价。无奈之下,兄弟们只好前往乌鲁木齐淘废铁,再设法运回呼图壁进行加工。大哥陈海军说有人觉得们只是将废铁变了个样子就卖出高价格但别人无法体会们夜以继日找材料、赶工的辛苦。

?

商量=争论=创作


在创作的空档期,大哥陈海军通常会伏在桌上思考着下一作品的设计,二哥许高鹏在一旁认真地擦拭着已经完成的钢铁雕塑,2015年9月新加入的三弟马驰则在操作间里琢磨着用新淘来的“宝贝”,或者把玩着自己新创作的和田玉雕。


2015年8月柳哥离队后,小马就加入了,依旧是“钢铁三兄弟”,依然继续着他们的废铁改造之路。


三兄弟的创作状态,在许高鹏眼中就是商量着、争论着、创作着。“我们住在一个大院里,所以生活中也常常会探讨。做设计的人都有一个通病,自己的设计想法很难被他人改变。所以就会产生争论不过这种争论通常会转化为灵感。



其实,三兄弟也有各自的喜好,对他们的艺术创作帮助很大。陈海军喜欢游戏,游戏里概念性的角色和机械感十足的装备,给他带来了很多创作灵感;许高鹏热衷于研究复合媒材的结合除了机械零件建筑材料,还有酒瓶碎陶瓷鹅卵石废旧生活用品小马则喜欢做一些小雕塑,“这是我最新的一件作品,用牙机在泰国兜虫标本的翅膀上雕刻第十三届全国冬运会的会徽”小马兴奋地说。

?

嘿,这是你爷爷做的!


节能环保旧物品再利用的创作理念,是许高鹏和兄弟们给自己的定位。许高鹏的父亲最开始不赞成和看好他们做的事,认为他们放弃了稳定的工作,选择终日与“垃圾”为伍,不会有好的前途。许高鹏一直在坚持,直“钢铁三兄弟”的创作逐渐受到外界认同,许爸爸的态度才开始有了转变。许高鹏说,不管做什么事都有一个发展过程把别人当做垃圾的东西,拿来经过创作,变成一件艺术品,并最终得到家人和外界的赏,让我们很欣慰。


其实市场上有不少类似的、流水线生产的钢铁产品,但所用的零件却并非都是废旧材料,制作工艺也大多是使用冲床等机械设备让零件成型,再进行组装、做旧。兄弟3人却坚持纯手工打造,使最原始的工具,一榔头一榔头地敲出“大象的耳朵”“公牛的背脊”“虽然时间过程长一点,但是每做好一件作品,心里就会有满满的成就感。”


回想这段时光,陈海军说自己也没想到突然有一天就和艺术沾了边。订购他们作品的美术馆与学校还请他们讲课,谈废物再利用的环保理念。他调侃到:“过去穿得再体面,也是个装修工人;现在穿得再随意,人家也说我是个有个性的艺术家。”


领头人许高鹏也畅想着他们的未来,“钢铁雕塑的保存时间很长,多年以后,我们还可以带着自己的孙子去看看这些雕塑。给他们说:看,这是你们爷爷年轻时做的东西!这种感觉,其实挺好!”


两年时间,三个文艺打铁匠的故事才算刚刚开始,却已经有了很多惊艳眼球的作品。如今,三兄弟正在计划用铁艺去诠释新疆民俗文化,制作一批能够反映新疆特质的作品,用新疆元素来温暖外表冰冷的钢铁。

?


上一篇1 / 1下一篇
相关阅读
热点推荐
更多专辑
欧式自行车家居灯具美臀跃层月饼女神公园酒吧家装创意垃圾桶饮料瓶手工制作智能动物田园摄影气质蝴蝶结拼盘创意厨房衣架公寓简单卫生间纸船花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