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系

建筑必须融于现场 建筑家王永刚专访

这些年来,你基本游走在建筑与当代艺术之间,当代艺术对你的建筑创造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王永刚:建筑和当代艺术的关系有时处于前后的状态,有时处于平行的状态,但基本可以断定,做当代建筑的人离开当代艺术而谈当代建筑基本不可想像。我们甚至可以极而言之,当代艺术是现代建筑功能的有机组成部分。艺术就如空气一样,缺少了它,建筑没有生命力。比如,如果我们想设计剧院等艺术类建筑,不了解音乐等当代艺术根本无从下手。艺术表达了人们的意愿,而建筑是实现人们意愿的,他们从不同的角度满足人们的不同需要。

至于说到当代艺术对我建筑创作的影响,我想主要在于思维方面。当代艺术,让我面对具体问题的时候判断角度更多并能够找到最恰当的解决问题的方式,而不是局限于风格、样式、类型等方面。

在我看来,建筑的问题是观念问题,而不是技术问题。对当代建筑而言,保温在技术层面上没有任何难题,但中国又有多少大楼能够把这一问题解决好,所以重要的是人的态度问题,态度决定一切。

成立了主题工作室,并邀请哲学家、艺术家、评论家共同组建了一个比较另类的设计机构,当时你是怎么想的?[page]

王永刚:我想寻找解决问题的恰当方式。我们经常聚集起来就某一问题一起讨论,不同的学科背景使我们从单一视角的局限中解放出来。有时候,可能我们选的主题对哲学家而言,儿太小科了,但我们通过了解他们的核心理论,可以更为透彻地了解某些建筑师的设计。通过训练,我们逐渐总结出了整个设计的工作方式,感知到设计并不是纯粹靠灵感就可以一气呵成,而是有章可循,遇到具体问题的时候能够比较迅速地找到合适的切入口。

能否具体介绍一下你们总结出的工作方式?

王永刚:首先是考察现场,我们把考察现场应该收集的所有数据都罗列出来,标准化操作,这样采集的资料比较全面,力求做到即使不去现场也可以对现场的情况了如指掌。其次是我们工作的核心部分,寻找项目的方向。我们会在综合考虑项目的具体问题、甲方的考虑、项目的功能定位等之后,提出项目的设计方案。最后就是设计的深化及实现。在这一过程中,我们基本能够保证整体的局面得到很好的控制。在施工过程中,我们也会派驻专人到施工现场,但我们会事先和甲方沟通,确定什么事是我们管理范围之内,什么事是甲方的职责范围,如此一来,我们基本可以保证70%~80%实现我们的设计。[page]

https://wap.weimeixi.com/sheji/shejishi/53.html

享受设计的超常表达 胡如珊专访

空间规划的深层意义 陈旭东专访

相关阅读
大家都在看